• <menu id="yyoms"><strong id="yyoms"></strong></menu>
  • <dd id="yyoms"></dd>
  • <nav id="yyoms"></nav>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注冊帳號

    中國工程建設標準化協會

    當前位置: 主頁 > 咨詢服務 > 三新應用 >
    “要像愛惜自己的生命一樣保護好城市歷史文化遺產”
    作者:admin 單位:中國工程建設標準化協會

     □ 張兵

      “古往今來城市無一不是時間的產兒”,“歷史文化遺跡的保護已經是當今城市中一項重要事實。歷史文化遺產一代代保護下來了,時間就會向時間挑戰,時間就會與時間發生沖撞:以往歷史上的各種文化習俗、價值觀念、生活理想,都因此流轉到來世。于是,城市以不同的歷史時間層次把一個個時代的具體特征都依次貫穿起來……”。這些話語引自于《城市文化》一書,劉易斯•芒福德在1938年出版的這部影響世界的著作中,闡明了一個重要的道理,即富有個性的城市是文化不斷積累和沉淀的結果,而一個國家和民族的文明“正是由一座座富有個性的具體城市構成的”。若認識到這一點,國務院設立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制度的深遠意義便顯而易見了。
      我國的歷史文化名城中起初大多數是具有悠久歷史文化的古城,“歷史上曾經作為政治、經濟、文化、交通中心或者軍事要地,或者發生過重要歷史事件,或者其傳統產業、歷史上建設的重大工程對本地區的發展產生過重要影響,或者能夠集中反映本地區建筑的文化特色、民族特色”。隨著我們對于歷史文化遺產認識的加深,一些近現代發展起來的城市也被公布為國家或者省級歷史文化名城。在過去30多年中,保護的范圍擴大到歷史文化名鎮、名村、歷史文化街區和傳統村落,保護的體系更加完整。同時,在保護發展的時空觀念上也有了很大的拓展,從古代遺產發展到近現代遺產,從靜態遺產到動態遺產,從突出一個歷史時期的遺產特征到強調不同歷史階段的文化層級,可以說,歷史文化遺產的概念有了很大的擴展,甚至歷史文化名城保護也正在突破以單個城市為研究對象的傳統思路,將區域性城鄉聚落的整體保護問題作為理論與實踐的新課題。
      許許多多的城市在中華文明的發展中有著自己獨特的作用和地位,但是依照國務院2008年頒布的《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保護條例》,只有其中一部分城市有資格被冠以“歷史文化名城”的桂冠。這些城市至今所保留著的豐富而“真實的”物質遺存,是我們當代人最應當倍加珍惜的。

      警惕保護實踐中的幾種傾向
      回顧1982年2月8日,國務院批轉原國家建委等部門關于保護我國歷史文化名城的請示,公布了第一批24座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當時原國家建委等部門的這份請示指出:“有的城市,新建了一些與城市原有格局很不協調的建筑……使城市和文物古跡的環境風貌進一步受到損害。如聽任這種狀況繼續發展下去,這些城市長期積累起來的寶貴的歷史文化遺產,不久就會斷送,其后果是不堪設想的。”33年過去了,再次讀到這些振聾發聵的文字,我們絕不會覺得這是危言聳聽。今天,一些城市深感自己的城市風貌單調乏味,“千城一面”,正是和大建設中輕率地毀掉自己的歷史文化遺產、喪失城市文化特色有著極大的關系。問題是,這樣慘痛的教訓往往還在繼續發生。目前仍有這樣一些表現。
      (一)在歷史文化名城內部拆舊建新,進行集中式改造。
      一些城市無視自身的歷史文化價值和特色,把注意力集中在開發建設上,把城市面貌的“日新月異”作為努力的目標,對具有一定歷史文化價值的地區也通通加以改造,取而代之的是千篇一律的高樓大廈;對歷史文化街區本應采取“綜合整治”、“有機更新”的保護措施,但卻有意無意地進行大規模的改造;道路和基礎設施的改善本是一件好事,但是工程設計教條地采取新區的標準,使得歷史文化街區的空間肌理遭受無可挽回的破壞;城市的歷史文化遺存本來可以作為樹立城市文化品牌、提高項目綜合效益、激發設計創作靈感的關鍵要素,但開發主導者的目光有時過于短淺,把它們當成獲得經濟利益的絆腳石,想方設法一推了之。
      (二)不恰當的保護措施給歷史文化遺存同樣帶來破壞。
      雖然不斷出現建設性破壞事件,但是實事求是地講,現在社會各界越來越多的人士意識到了城市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的意義,但是為什么保護、遺存有什么歷史文化價值往往并沒有被認真對待,以為保護一點舊貌古韻,做到“修舊如舊”,就滿足了“歷史的集體記憶”的社會需要;一些地方由于忽視文化遺產保護的科學規律,對城市歷史文化遺產采取不當的“保護”措施,所造成的嚴重后果令人擔憂;不少城市對歷史文化遺產價值的理解局限于創造經濟價值方面,總是把遺產保護工作簡單地混同于旅游資源開發。他們的思想里缺乏對歷史文化遺產的真正熱愛和對歷史文化價值的全面認識,所以往往對自己城市歷史文化遺產的特色疏于認識,盲目效仿和復制其他城市的案例,結果導致一些經過整理的歷史文化街區、建筑修繕的方法經不起推敲,把歷史元素僅僅當成裝飾,裝扮成造作的“假民俗”;城市無論在東西南北,街區業態和功能上似乎只能落入“燈紅酒綠”的俗套;甚至在一些歷史文化街區的“保護”項目中,嚴重侵害居民利益,違背居民意愿將原住民大量遷出,為的是更利索地開展房屋的修繕和改造,目的與手段本末倒置。
      (三)在不具備歷史檔案支持的條件下大肆復建。
      隨著我們城市財力的增加和融資渠道的拓寬,一些名城在缺乏足夠的城市和建筑歷史檔案支持的情況下,制訂了過于宏大的復建計劃并且下了很大功夫加以實施,希望恢復較為統一的“歷史的”城市風貌。這種工作干勁固然值得佩服,但還需認識到畢竟有一些風險存在:由于沒有足夠的歷史信息作為保障,復建到一定程度很容易流于主觀臆造,雖然全面復建有利于名城風貌的“完整性”,但是這種缺乏“真實性”的“完整性”是毫無意義的;過于宏大的復建可能會給城市財政帶來風險;在復建中對于歷史地區城市功能網絡的破壞可能使得經濟社會的運行瀕臨休克,再想恢復到一個良性循環的狀態需要巨額的時間成本;短時期內修補建筑和城市空間,極易造成簡單重復的設計,單調的建筑和城市景觀最終違背了復建的初衷。
      發生這些典型現象的原因主要有:對城市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的本質意義認識還不足;對歷史城市發展的科學規律還缺乏認識;對遺產保護工作的科學性和技術性也缺乏認識;管理監督制度還有待健全;保護的法律法規還應更加嚴厲和周全;保護行動的社會基礎還可以進一步夯實;保護的專業人才隊伍還有待進一步壯大。

      珍視保護工作的新機遇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提出“四個全面”治國理政的新思路,部署把生態文明建設融入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協同推進新型工業化、城鎮化、信息化、農業現代化和綠色化,這為城市歷史文化遺產保護與發展提供了極為重要的機遇,我們應當珍視這個寶貴的歷史機遇,群策群力,把保護和發展的工作做得更加扎實。
      (一)以中華文明傳承的高度重視歷史文化遺產保護。
    燦爛的中華傳統文化蘊藏著經歷了歷史洗禮的寶貴財富,這些“生于斯長于斯”的文明結晶對人類的發展作出了卓越的貢獻。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孔子誕辰2565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暨國際儒學聯合會第五屆會員大會開幕式上的講話指出:“優秀傳統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傳承和發展的根本,如果丟掉了,就割斷了精神命脈。我們要善于把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和發展現實文化有機統一起來,緊密結合起來,在繼承中發展,在發展中繼承。”
      “要保護和弘揚傳統優秀文化,延續城市歷史文脈”,首先要認識到城市歷史文化遺產是中華文明的重要載體,對其保護與發展應從傳承中華文明的戰略高度進行認識,“要像愛惜自己的生命一樣保護好城市歷史文化遺產”,建設有歷史記憶、地域特色、民族特點的美麗城鎮。
      (二)重視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的科學性。
      強調認識城市客觀發展規律對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的重要意義,重視名城、名鎮、名村的動態性和復雜性,使保護整治從思想到行動遵從城市發展的規律;深入系統地研究我國的歷史文化遺產,構建我國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歷史文化街區保護發展的體系;根據我國城鎮發展的物質形態和歷史文化特征,深化“真實性”、“完整性”的本土化認知,探索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的科學路徑;在歷史文化街區的保護整治問題上繼續堅持1996年原建設部在黃山屯溪老街歷史文化街區保護會議上提出的“保存好真實歷史信息、更新基礎設施、小規模漸進式地開展整治”等原則,要保存整體風貌和真實歷史遺存,切忌大拆大改。
      要把歷史文化的保護同人居環境的改善緊密結合起來。在歷史文化名城中,對建設中發現的歷史遺跡,做好發掘工作,科學制訂保護方案,妥善處理文物保護同城市建設的關系,處理好利益相關方的關系。對一些城市考古項目,因情況各異,所以需要因地制宜,精心謀劃,綜合研究,探索更合理、更積極、更可持續的利用方式,把文物古跡展示同公共空間的開辟有機結合起來,使文物的科學保護和合理利用為城市環境品質改善增添更多的文化光彩。
      要積極探索落實全面深化改革的道路,在完善產權保護制度的過程中,創新城市歷史文化保護的制度,在“健全歸屬清晰、權責明確、保護嚴格、流轉順暢的現代產權制度”的同時,深入研究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和歷史文化街區保護中的產權問題,探索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以及歷史建筑和文物建筑保護中的補償機制,既使文化遺產得以保護,又使其中的居民和文物建筑的所有權人的利益得到保障,以充分調動所有權人參與保護、自覺保護的積極性。
      (三)要把民生的改善作為保護工作的重要目標。
      我國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和傳統村落普遍存在基礎設施缺乏或者老化的問題。雖然地面建筑的修繕和維護是非常重要的工作,但是應當堅持“先地下、后地上”的原則,要把人民群眾生活條件的改善放在首位,沒有現代化的基礎設施,只談地上文物古跡的保護,就解決不好人民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加大對基礎設施的投入,把民生的改善和遺產的保護統一起來,從根本上實現居民生活條件的現代化,讓所有生活在那里的居民擁有一份文化上的自豪和自尊。從國家相關標準的修改入手,采取與歷史文化保護地區相適應的適用工程技術改造基礎設施,使之現代化但又不對歷史城區造成破壞。
      (四)完善法律,健全歷史文化遺產保護制度。
      嚴格遵守《城鄉規劃法》、《文物保護法》、《非物質文化遺產法》和《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保護條例》;依法行政,強化管理職能,更系統地發揮部門監管作用,建立多層次、全過程的責任追究和懲處制度,對于破壞歷史文化名城的行為決不姑息,樹立城鄉規劃的權威;根據我國城鎮化發展的實際需要,借鑒國際經驗,不斷完善我國歷史城鎮保護的法律體系;依照《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 2020年)》的要求,健全城鄉規劃督察員制度,對歷史文化遺產保護規劃及相關項目的實施進行事前介入、事中監督和事后檢查,及時發現、制止和查處違法違規行為;在城市歷史文化遺產保護領域應研究探索編制“文化資產負債表”,建立對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的領導實行離任審計的制度,以增強地方領導對于文化遺產保護的責任感。
     
      (五)營造全社會共同參與遺產保護的社會基礎。
      充分利用媒體、學校教育等手段,加大對歷史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宣傳力度,增強全社會對歷史文化遺產的保護意識,營造全社會關注歷史文化、關心遺產保護的良好氛圍,形成廣泛深入的公眾參與機制。(作者為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總規劃師、中國城市規劃學會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學術委員會主任委員)

        (六)壯大城市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的技術力量。
      要把人才培養作為重要的抓手,構建全國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的專家工作平臺,吸收優秀的技術力量,壯大城市歷史文化遺產保護隊伍;整合科研院所、大專院校、規劃設計機構、行政管理部門的保護力量,總結和完善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保護領域規劃設計的技術政策;完善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街區、傳統村落保護規劃的編制工作,并建立后期動態監測性反應的機制;圍繞“在保護中發展、在發展中保護”的主題,通過搭建有效的工作平臺,鼓勵開展獨立的保護與發展基礎理論研究,包括城市與區域發展史研究,歷史城鎮(群)的可持續發展研究,工業遺產、優秀近現代建筑、鄉土建筑、文化景觀、文化線路等新型歷史文化遺產類型的研究,以及完善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管理的理論研究;研發和推廣保護利用的適應性技術,包括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的基礎設施更新改善技術、傳統建筑保護和修復技術、生態技術、安全防災技術、數字化技術;對歷史城鎮特色風貌保護和傳承,要積極嘗試應用城市設計的方法和理念,使城市風貌特色的塑造同城市歷史文化遺產的保護更加有機地結合在一起。

    澳门真人娱乐